当前位置:凤凰总代 > 新闻中心 >
傅二石谈父亲傅抱石:画画时一块黄得发黑的擦汗布
2018-09-14 17:19

傅二石谈父亲傅抱石:画画时一块黄得发黑的擦汗布 2017年7月31日下午2点,之子傅二石先生因病于南京去世,享年81岁。 中国近现代美术史又缺少了一位在场者和见证人。三年前(2014年8月15日),北京画院美术馆举行的“踪迹大化――傅抱石艺术回顾展”,傅二石先生出席了开幕式和研讨会并发言。 在发言中,傅二石先生回忆的父亲傅抱石作品的创作历程、自己对父亲作品的体会,以及生活点滴。其中提及傅抱石的两张以瀑布为主题的作品,并以此解析其笔墨研究。 如今,斯人已逝,言犹在耳,我们仅通过傅二石先生的发言缅怀他。 傅二石先生在“踪迹大化――傅抱石艺术回顾展”开幕式上致辞傅二石先生在开幕式上的致辞:各位朋友、各位来宾,我是昨天从南京坐的高速铁路到这儿来。今天来到这里参加这个展览的开幕式我特别兴奋,有一条重要的原因就是廖夫人(徐悲鸿之妻廖静文)亲自到场,我向您致敬。 这对我来讲是特别有感受的,在展览会上和廖夫人同时在场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我记得有一次在新加坡出席展览的时候,在那里听见廖夫人在展览会上很激动地发言,我当时都流眼泪了。 后来她来到北京,有一次在保利举办一次我父亲的展览,廖夫人又到场。 她每次都到场,年纪这么大,九十多岁了。 今天我看见她的时候就非常有一种尊敬的感情,觉得这样一个人物能够始终保持着健康的状态,而且有这样一种对艺术家、对所有的艺术活动,只要是与悲鸿大师有关或者与其他大师有关,她能够参加的总是参加,这一点是令我们特别敬佩的。 傅抱石全家在重庆金刚坡下“山斋”合影(约1941~1942年摄)今天这个展览,我要说它的特点是什么呢刚才王院长(北京画院院长王明明)已经说了,他们这里有一个计划,还有专题,专题就是山水画,因此他们从南京借来了一些我父亲的山水画作品。 同时因为今年(2014年)正好是我父亲110周年的诞辰,因此他们又扩大了这个展览的内容,花了很大的精力、花了不小的代价,收集了我父亲几十年前,六七十年前出版的书籍。这些书籍原版他们今天都找到了不少,不是全部,但是找了不少。我敬佩他们这种精神,原版的书籍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我父亲的辛勤劳动,他的创造不仅仅是一个方面,不仅仅是作画一个方面,他在美术理论上也做了很多工作,贡献也不小。刚才王院长也提到了,我父亲他一生的艺术成就被大家所公认。为什么那么多人去四川,这些人他们是不是都留下那么多精彩的描绘巴山蜀水的画呢这就不一定了。我父亲在四川的时候岁数并不太大,他刚进四川的时候30多岁,离开四川的时候40多,在四川待了八年。这八年中,他的收获是很多的,他创造了自己独特的绘画风格,他自己的绘画数量也很多。我们住在重庆金刚坡住了8年,我那时候是个小孩,从照片上可以看到,两个男孩,高一点的是我哥哥傅小石,矮一点的就是我。从几岁到十来岁,年龄是很小的。但是我那时候每天都看见我父亲在一个很艰苦很简陋的画室,说画室是好听的,实际上是很简陋的一个房子。我父亲每天画画都要题上落于重庆西江金刚坡下抱石山斋,那就是抱石山斋的原址。


下一篇: 公安部、国家文物局联合部署开展全国打击文物犯罪专项行动
 
Copyright © 2002-2020 DEDECMS. 凤凰总代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豫ICP备07500880号  电话:0871—95215375
网址:www.hnshuichuang.cn
地址:昆明市北京路欣都龙城5幢201